小兒過敏性紫癜

小兒過敏性紫癜(allergic purpura)又稱出血性毛細血管中毒癥或Henoch-Schönlein綜合征。這是一種較常見的毛細血管變態反應性疾病,病變主要累及皮膚最常見,其次是胃腸道、關節及腎臟,起病較急,癥狀多變。小兒過敏性紫癜發病年齡多為3-14歲,尤以學齡兒童多見,男性多于女性,春季發病較多;男性發病約2倍于女性。發病前1到3周常有上呼吸道感染史,多于春秋季發病。除累及腎臟以外對激素等治療反應較好。病程多在1個月左右,偶有延長,但復發率高,約30%的患者有復發傾向。,

小兒過敏性紫癜屬于祖國醫學“血證”范疇 ,中醫古典醫籍中所記載的“葡萄疫”、“肌衄”、“斑毒”等癥 ,與它有相似之處。現代醫學認為此病是以毛細血管炎為主要病理改變的變態反應性疾病 ,引起毛細血管變態反應的致敏因素為感染、食物、藥物等。現將古方中醫疑難病研究所采用古方中醫中藥治療兒童過敏性紫癜的情況綜述如下。

《靈樞·百病始生》:“陽絡傷則血外溢,血外溢則衄血;陰絡傷則血內溢,血內溢則后血。”

《諸病源候論·小兒雜病諸候·患斑毒病候》:“斑毒之病,是熱氣入胃,而胃主肌肉,是熱挾毒蘊積于胃,毒氣熏發于肌肉,狀如蚊蚤所嚙,赤斑起,周匝遍體。”

《證治準繩·瘍醫》:“夫紫癜風者,由皮膚生紫點,搔之皮起,而不癢痛者是也。此皆風濕邪氣客于腠理,與氣血相搏,致營衛否澀,風冷在于肌肉之間,故令色紫也。”

《外科正宗·葡萄疫》:“葡萄疫,其患多生小兒,感受四時不正之氣,郁于皮膚不散,結成大小青紫斑點,色若葡萄,發在遍體頭面,乃為腑證。”

病因

小兒過敏性紫癜古方中醫病因病機:

小兒過敏性紫癜中醫認為主要是小兒腠理不密,表衛不固,易感受外邪且易從熱化,邪熱與氣血相搏,灼傷血絡,外溢膚表而出現紫癜。

紫癜以病在血分為主,有虛實之分。外因為外感風熱之邪,濕熱挾毒蘊阻于肌表血分,迫血妄行,外溢皮膚孔竅,以實證為主。內因為素體心脾氣血不足,腎陰虧損,虛火上炎,血不歸經所致,以虛證為主。

由于小兒稚陰稚陽,氣血未充,衛外不固,外感時令之邪,六氣皆從火化,蘊郁于皮毛肌肉之間。風熱之邪與氣血相搏,熱傷血絡,迫血妄行,溢于脈外,滲于皮下,發為紫癜。邪重者,還可傷其陰絡,出現便血、尿血等。若血熱妄行,瘀積腸絡,可致劇烈腹痛。挾濕留注關節,則可見局部腫痛,屈伸不利。

若小兒先天稟賦不足,或疾病遷延日久,耗氣傷陰,均可致氣虛朋傷,病情由實轉虛,或虛實夾雜。氣虛則統攝無權,氣不攝血,血液不循常道而溢于脈外;陰虛火炎,血隨火動,滲于脈外,均可致紫癜反復發作。

人體血生于脾,藏于肝,源于腎而主于心,血在脈中周而復始循環流行,依賴于心之推動,脾之統攝,肝之儲藏。若心、肝、脾功能受損,血行不循常道而外溢肌膚,重則吐衄便血。綜上所述,本病外因為外感風熱,內因為氣陰虧虛。早期多為風熱傷絡,熱迫血行,屬實證;后期由實轉虛,或虛實并見,多為氣虛失攝,陰虛火炎。病位多在心、肝、脾、腎。

小兒過敏性紫癜西醫病因病機:

小兒過敏性紫癜可能與多種誘發因素有關,但直接致病因素常難肯定。

1.感染因素 最常見的細菌感染為β溶血性鏈球菌,其次為金黃色葡萄球菌、結核桿菌、傷寒桿菌、肺炎球菌和假單胞菌等,以上呼吸道炎較為多見,也可見于肺炎、扁桃體炎、猩紅熱、菌痢、尿路感染、膿皰瘡、結核及病灶感染(皮膚、牙齒、口腔、中耳)等。病毒感染中有風疹、流感、麻疹、水痘、腮腺炎、肝炎等。寄生蟲感染也可引起本病,以蛔蟲感染多見,還有鉤蟲、鞭蟲、絳蟲、血吸蟲、陰道滴蟲、瘧原蟲感染等。

2.食物因素 主要是動物性異性蛋白對機體過敏所致,魚、蝦、蟹、蛤、蛋、雞和牛奶等均可引起本病。

3.藥物因素 如氯霉素、鏈霉素、異煙肼、氨基比林、阿司匹林、磺胺類等藥物均有引起本病的報道。

4.其他因素 昆蟲咬傷、植物花粉、寒冷、外傷、更年期、結核菌素試驗、預防接種、精神因素等均可引起。另外在血液透析病人、淋巴瘤化療后病人及Guillain-Barre綜合征病人中,也有引起過敏性紫癜的報道。

癥狀

小兒過敏性紫癜的相關癥狀有

小兒過敏性紫癜古方中醫癥狀:

小兒過敏性紫癜多為急性起病,首發癥狀以皮膚紫癜為主,部分病例腹痛、關節炎或腎臟癥狀首先出現。起病前1~3周常有上呼吸道感染史。可伴有低熱、納差、乏力等全身癥狀。

1.皮膚紫癜 病程中反復出現皮膚紫癜為本病特征,多見于四肢及臀部,對稱分布,伸側較多,分批出現,面部及軀干較少;初起呈紫紅色斑丘疹,高出皮面,繼而呈棕褐色而消退,可伴有蕁麻疹和血管神經性水腫,重癥患兒紫癜可融合成大皰伴出血性壞死。

2.消化道癥狀 半數以上患兒出現反復的陣發性腹痛,位于臍周或下腹部,疼痛劇烈,可伴嘔吐,但嘔血少見;部分患兒有黑便或血便、腹瀉或便秘,偶見并發腸套疊、腸梗阻或腸穿孔。

3.關節癥狀 出現膝、踝、肘、腕等大關節腫痛,活動受限,呈單發或多發,關節腔有積液,可在數月內消失,不留后遺癥。

4.腎臟癥狀 本病引起的腎臟病變是小兒期最常見的繼發性腎小球疾患。腎臟癥狀輕重不一,多數患兒出現血尿、蛋白尿和管型,伴血壓增高及水腫,稱為紫癜性腎炎,少數呈腎病綜合征表現;腎臟癥狀絕大多數在起病1個月內出現,亦可在病程更晚期發生,少數以腎炎為首發癥狀;雖然有些患兒的血尿,蛋白尿持續數月甚至數年,但大多數都能完全恢復,少數發展為慢性腎炎,死于慢性腎功能衰竭。

5.其他 偶可發生顱內出血,導致驚厥、癱瘓、昏迷、失語,還可有鼻出血、牙齦出血、咯血、睪丸出血等出血表現,偶爾累及循環系統發生心肌炎、心包炎,或累及呼吸系統發生喉頭水腫、哮喘和肺出血。

檢查

小兒過敏性紫癜診斷的主要依據是皮膚紫癜,部分患者毛細血管脆性試驗陽性。 出血時間、凝血時間、血小板計數、血塊回縮試驗及骨髓象檢查均正常。如合并感染時白細胞總數升高;合并感染寄生蟲時嗜酸粒細胞可升高;累及腎臟時可有血尿、蛋白尿或管型尿;累及腸道時大便隱血陽性直至血便。

1.血象 白細胞正常或增加,中性和嗜酸性粒細胞可增高;除非嚴重出血,一般無貧血;血小板計數正常甚至升高,出血和凝血時間正常,血塊退縮試驗正常,部分患兒毛細血管脆性試驗陽性。

2.尿常規 可有紅細胞、蛋白、管型,重癥有肉眼血尿。

3.大便潛血測試 有消化道癥狀者糞便隱血試驗多陽性。

4.血液檢查 血沉正常或增快,血清IgA可升高,IgG、IgM正常亦可輕度升高;C3、C4正常或升高;抗核抗體及RF陰性;重癥血漿黏度增高。

腹部超聲波檢查有利于早期診斷腸套疊;頭顱MRI對有中樞神經系統癥狀患兒可予確診;腎臟癥狀較重和遷延患兒可行腎穿刺以了解病情給予相應治療。

并發癥

小兒過敏性紫癜的并發癥:

1.腎炎 小兒過敏性紫癜腎炎是本病最常見的并發癥之一。

2.偶見有哮喘,聲帶部水腫引起的呼吸道阻塞是一種嚴重的并發癥,但較為罕見,也有并發心肌梗死,肝大,缺血壞死性膽管炎及睪丸出血。

分型

小兒過敏性紫癜的古方中醫分型:

1.風熱傷絡

證候:起病較急,全身皮膚紫癜散發,尤以下肢及臀部居多,呈對稱分布,色澤鮮紅,大小不一,或伴癢感,可有發熱、腹痛、關節腫痛、尿血等,舌質紅,苔薄黃,脈浮數。

分析:風熱之邪外感,內竄血絡則皮膚紫癜散發;熱為陽邪,故紫癜色澤鮮明,風盛則有癢感;風熱與濕邪相搏,結于關節,郁于腸間,則關節腫痛,腹部疼痛;風熱灼傷下焦血·絡,則可見尿血。舌紅,苔薄黃,脈浮數為風熱之象。

2.血熱妄行

證候:起病較急,皮膚出現瘀點瘀斑,色澤鮮紅,或伴鼻衄、齒衄、嘔血、便血、尿血,血色鮮紅或紫紅。同時并見心煩、口渴、便秘,或伴腹痛,或有發熱,舌紅,脈數有力。

分析:熱毒壅盛,迫血妄行,灼傷絡脈,血液外滲,故見皮膚瘀點瘀斑,色澤鮮紅;血隨火升,上出清竅則鼻衄;胃絡受損則齒衄;邪熱損傷胃腸脈絡則腹痛’;嘔血、便血;熱毒下注膀胱則尿血;發熱、心煩、口渴、便秘均為熱毒內盛、血分郁熱之象。舌紅、脈數有力是血分熱盛之征。

3.氣不攝血

證候:發病緩慢,病程遷延,紫癜反復出現,瘀斑、瘀點顏色淡紫,常有鼻衄、齒衄,面色蒼黃,神疲乏力,食欲不振,頭暈心慌,舌淡苔薄,脈細無力。

分析:久病不愈,氣虛不能攝血,故紫癜反復出現;氣血不足,脾虛失健則面色蒼黃,神疲乏力,食欲不振;出血過多,血虛心失所養,故頭暈心慌。舌淡苔薄,脈細無力為氣血虛弱之征。

4.陰虛火炎

證候:紫癜時發時止,鼻衄齒衄,血色鮮紅,低熱盜汗,心煩少寐,大便干燥,小便黃赤,舌光紅,苔少,脈細數。

分析:陰虛火旺,灼傷血絡,故紫斑時發時止;傷及陽絡則齒衄、鼻衄;陰虛火旺則心煩少寐,低熱盜汗;陰津虧耗則大便干燥,小便黃赤。舌光紅,苔少,脈細數為虛火內熾之象。

小兒過敏性紫癜的西醫分型:

1.皮膚型 需與藥疹或血小板減少性紫癜作鑒別。藥疹有一定的服藥史,皮疹常分布于全身,停藥后藥疹即可消失。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的淤斑可呈不規則分布,皮疹不隆起,無丘疹蕁麻疹等。血小板計數減少,出血時間延長,骨髓象無改變。

2.關節型 關節腫痛者應與風濕性關節炎相鑒別,后者常有風濕活動,血清抗“O”抗體及血沉明顯增高和增快。主要表現急性游走性、不對稱性多關節炎,呈紅、腫、熱及觸痛,運動受限等,可助鑒別。

3.腹型 腹痛型過敏性紫癜患者應與急腹癥相鑒別,前者除有腹痛、腹瀉外,一般無肌緊張及反跳痛,而急腹癥除腹痛外,尚有肌緊張及反跳痛等,可助鑒別。

4.腎型 需與急性腎小球腎炎、狼瘡性腎炎、腎結核等區別。腎小球腎炎無皮膚紫癜、腹部及關節癥狀,狼瘡性腎炎有多臟器損害,白細胞減少、血沉增快,狼瘡細胞陽性及其他免疫指標陽性。

中醫治療

根據古方中醫疑難病研究所治療小兒過敏性紫癜多年臨床辨證施治:

1.風熱傷絡

證候:起病較急,全身皮膚紫癜散發,尤以下肢及臀部居多,呈對稱分布,色澤鮮紅,大小不一,或伴癢感,可有發熱、腹痛、關節腫痛、尿血等,舌質紅,苔薄黃,脈浮數。

分析:風熱之邪外感,內竄血絡則皮膚紫癜散發;熱為陽邪,故紫癜色澤鮮明,風盛則有癢感;風熱與濕邪相搏,結于關節,郁于腸間,則關節腫痛,腹部疼痛;風熱灼傷下焦血·絡,則可見尿血。舌紅,苔薄黃,脈浮數為風熱之象。

治法:疏風散邪。

2.血熱妄行

證候:起病較急,皮膚出現瘀點瘀斑,色澤鮮紅,或伴鼻衄、齒衄、嘔血、便血、尿血,血色鮮紅或紫紅。同時并見心煩、口渴、便秘,或伴腹痛,或有發熱,舌紅,脈數有力。

分析:熱毒壅盛,迫血妄行,灼傷絡脈,血液外滲,故見皮膚瘀點瘀斑,色澤鮮紅;血隨火升,上出清竅則鼻衄;胃絡受損則齒衄;邪熱損傷胃腸脈絡則腹痛’;嘔血、便血;熱毒下注膀胱則尿血;發熱、心煩、口渴、便秘均為熱毒內盛、血分郁熱之象。舌紅、脈數有力是血分熱盛之征。

治法:清熱解毒,涼血止血。

3.氣不攝血

證候:發病緩慢,病程遷延,紫癜反復出現,瘀斑、瘀點顏色淡紫,常有鼻衄、齒衄,面色蒼黃,神疲乏力,食欲不振,頭暈心慌,舌淡苔薄,脈細無力。

分析:久病不愈,氣虛不能攝血,故紫癜反復出現;氣血不足,脾虛失健則面色蒼黃,神疲乏力,食欲不振;出血過多,血虛心失所養,故頭暈心慌。舌淡苔薄,脈細無力為氣血虛弱之征。

治法:健脾養心,益氣攝血。

4.陰虛火炎

證候:紫癜時發時止,鼻衄齒衄,血色鮮紅,低熱盜汗,心煩少寐,大便干燥,小便黃赤,舌光紅,苔少,脈細數。

分析:陰虛火旺,灼傷血絡,故紫斑時發時止;傷及陽絡則齒衄、鼻衄;陰虛火旺則心煩少寐,低熱盜汗;陰津虧耗則大便干燥,小便黃赤。舌光紅,苔少,脈細數為虛火內熾之象。

治法:滋陰降火,涼血止血。

預防

小兒過敏性紫癜發病前預防

如果已知自己是過敏體質或曾經發生過過敏反應現象的,平時應注意不要食用那些易致過敏的食物,也不要接觸那些易致過敏的花草花粉及化學物品;避免或不用那些易致過敏的藥物,如不清楚就要注意并記住服用那種藥品有過敏反應;要清除各種潛藏的隱患如牙病、扁桃體炎等,有腸道寄生蟲的要進行驅蟲治療等。避免因過敏物引起過敏反應,是預防本病發病的關鍵。

1.積極參加體育活動,增強體質,提高抗病能力。

2.過敏性紫癜要盡可能找出引發的各種原因。積極防治上呼吸道感染,控制扁桃體炎、齲齒、鼻竇炎,驅除體內各種寄生蟲,不吃容易引起過敏的飲食及藥物。

3.對血小板減少性紫癜,要注意預防呼吸道感染、麻疹、水痘、風疹及肝炎等疾病,否則易于誘發或加重病情。

小兒過敏性紫癜古方護理:

1.急性期或出血量多時,要臥床休息,限制患兒活動,消除其恐懼緊張心理。

2.避免外傷跌仆碰撞,以免引起出血。

3.血小板計數低于20x10的9次方除以L時,要密切觀察病情變化,防止各種創傷與顱內出血。

4.飲食宜清淡,富于營養,易于消化。嘔血、便血者應進半流飲食,忌硬食及粗纖維食物。忌辛辣刺激食物。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患兒子素可多吃帶衣花生仁、紅棗等食物。

禁忌

小兒過敏性紫癜古方禁忌:

病人如已發現或懷疑某種食物、藥物、植物花粉、微生物或腸道寄生蟲等過敏因素,應采取忌食、避免接觸或進行治療等措施。有過敏史的病人,最好也不要冒險吃從未吃過的可能會引起過敏的食物。

對引起過敏的食物,最好與病人共同生活的家人也密切配合,共同忌食。因為如花蕾、魚、蝦等食物在洗滌切炒過程中,不慎為病人嗅聞以后,亦可能產生過敏。

勿食致敏性食物,如果是食物過敏引起的紫癜,則需要終生嚴格禁用這種食物。常見的過敏物質,動物性食物有魚、蝦、蟹、蛋、牛奶等,植物性食物有蠶豆、菠蘿、植物花蕾等。要注意不可使用與過敏物質接觸的炊具和餐具。本病的特點是以毛細血管炎為主的過敏性疾病,大多數患兒有消化道癥狀,為減輕腸道出血,飲食護理很重要。須做好以下幾點:

①有腸道出血應禁食,經靜脈供給營養,以防加重出血;

②給少渣或無渣易消化的飲食,因致敏因素可引起小腸炎,形成腸道水腫和出血,粗纖維和不易消化的食物易損傷腸道黏膜,加重出血,引起腸套疊的嚴重后果;

③禁食的食物在床頭應有醒目的標志,以免弄錯;

④因飲食限制,患兒時常會出現饑餓感,為此要耐心、反復、多次地告訴患兒和家長飲食對治療的重要性,在精神上給予安慰、鼓勵,以得到患兒和家長的主動配合;

⑤腎型伴高血壓患兒給予非動物蛋白低鹽飲食。

所屬部位

皮膚

所屬分科

疑難病 兒科 內科
14场胜负彩结果